“沉浸式”戏剧形式 成为演出市场的新潮

发布日期:2021-11-23 02:45   来源:未知   阅读:

  上周六,带有沉浸式演出元素的越剧版《金粉世家》在南京大华大戏院群剧场上演,观众忽而是欣赏剧作的看客,忽而又是剧作中的角色。时下,打破观看和表演边界的“沉浸式”戏剧形式,正成为演出市场的新潮,这或将给小剧场发展带去一些启发。

  “沉浸式”可以是全方位的,可能从观众踏进剧院时就开始了。越剧版《金粉世家》演出前,就先上演了“戏前戏”,戏院门口出现了“报童”,喊着“号外号外,今晚上演越剧《金粉世家》!”演出时观众有可能随机变成剧中人,与演员共舞,并且邻座也许就是剧中演员。原著作者“张恨水”还与剧中男主角金燕西同台演出,饰演张恨水的演员一袭黑袍,时而端坐观众席,时而上台与金燕西隔空对话。他既是剧中人,又是看戏人,给观众营造出“戏中戏”的间离感。散场时,很多观众热烈讨论表示,这形式很新颖特别,没想到自己也化身剧中人,和主演们一起体味百年前的世情百态。

  近年来,随着密室游戏、夜游经济、实验戏剧、网红展、主题商业街区等新兴商业业态兴起,“沉浸式演艺”在文旅行业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热度。什么是“沉浸式”?通俗一点来理解,它是一种设计语言,就是如何让观众专注在当前的情境下感到愉悦和满足,而忘记真实世界的情境。

  目前“沉浸式演出”的呈现方式很多样,比如,导演赖声川执导的话剧《如梦之梦》使用环绕式舞台,观众坐在舞台中央,演员在四周表演。著名的《无人入眠》让观众戴着面具入场,自行选择房间,体验不同的故事线。而旅游景区的山水实景演出则把舞台设置在真实的山水之间,如同“人在画中游”。还有一些小剧场演出,则打破了传统舞台与观众席,将观众变成演出的一部分,比如,北京有餐厅推出了沉浸式演出《偷心晚宴》,观众一边吃一边参与演出。上海也出现“全球首个洗剪吹沉浸式剧场”《疯狂理发店》,打出的宣传语是“这里的tony不剪头,但可能是凶手”,是一个融合了互动喜剧、悬疑探案、沉浸式乃至剧本杀多种元素的新型演出形态,等等。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严格说来,目前国内许多被称为沉浸式戏剧的作品、项目,实际上还处于特殊场域展演与沉浸式戏剧的交叉点上,被笼统称为沉浸式戏剧。

  不过,从观众的消费心理来看,打破传统剧场的观演关系,强调身临其境、互动性,是目前沉浸式戏剧的普遍特征,而这种新奇的消费场景和消费体验,很容易吸引年轻观众。反过来说,消费者在文化消费中的自主性、能动性大大提升,也影响着戏剧人的创作思路。 编剧俞思含认为,戏剧概念泛化,如今一切皆可“沉浸式”,说明受众不满足于平面和远距离的观看关系,希望调动更多感官参与进去。但说到底,仅仅在环境上下功夫是不够的,还必须给观众提供融入剧情、投射情感的入口。沉浸式戏剧需要优秀的剧本和巧妙的设计,要让观众自然而有机地加入到演出中去,比如,某个剧情在往下推进时,设置一个“扣”,让观众去解,既能让观众过“戏瘾”,但又不会过度干扰戏剧的方向和节奏。而从另一方面来说,沉浸式演出对演员的即兴临场能力有更高的要求,因为观众的参与会让演出有一定的不可控性。

  未来,沉浸式演出的市场前景大有可为。今年6月,文旅部发布的《“十四五”文化产业发展规划》中提出:“鼓励沉浸式体验与城市综合体、公共空间、旅游景区等相结合”。将演艺空间和公共空间相融合,突破了传统戏剧的场地限制,降低了演出场地的成本,也可实现对城市文化的新引领和再塑造。江苏正在推动小剧场建设发展,2021紫金文化艺术节小剧场单元于11月20日正式启动,新成立的“江苏省剧本创作孵化中心”孵化出的首批10个剧目将陆续上演。

  不过,作为一种新生事物,沉浸式演出在国内的成长仍需时日。从网络等多渠道的反馈来看,也有不少沉浸式演出存在“形式华丽,内容空洞,互动刻意”“舞台效果炫酷的多、内容动人的少”等现象。因此,如何将“沉浸式”与戏剧进行完美结合,是体验经济时代下的全新命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