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讨论:菜籽油市场形式、风险管理与产业发展

发布日期:2022-01-05 18:52   来源:未知   阅读:

  和讯期货消息 2011年9月5日,“2011郑州农产品(粮油)期货论坛”在郑州举行。本次论坛由郑州商品交易所主办,旨在探索和创新农产品期货服务实体经济的途径和方式,发挥期货市场功能,促进农业产业持续健康发展。中储粮油公司副总经理周鸣、中粮粮油油脂部副总经理孙舟、上海金泰国际粮油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振华、中纺粮油进出口有限公司油脂部经理郭峰、中国粮油商务网总经理刘贤武就菜籽油市场形式、风险管理与产业发展做了交流与讨论。

  欢迎大家回到论坛现场,接下来我们进入们圆桌讨论时间,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是菜籽油市场的形势,产业发展和风险管理,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嘉宾上台;我介绍一下,中粮油油脂公司周总、中粮油公司孙舟先生、中粮油公司张振华先生不、中国粮油商务网总经理刘贤武先生。

  市场的形势如何演义,行情会如何发展,可以说是我们油脂企业最关注的问题。中粮集团在油菜籽的收购、加工、流通工作中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先来听一听来自中粮的看法。你对今年的菜籽油市场形势有什么看法?

  孙舟:总体来讲今年整个行情他们叫一波三折,我觉得应该叫一波四折。因为菜籽油包括菜粕包括菜籽,我刚才听到左先生讲完善菜籽油的系列,今年上半年整个菜籽油行情很纠结,都经历了比较大的突发事件,还有一个政策性的调控,包括拍卖油、利比亚的问题、日本的地震等等。我个人认为四次冲顶,应该说在9月份,就是这个月底进出了一个关键期,如果天气配合,美国经济实行第三次宽松政策,我觉得今年的行情会走出一个比较好的局面。

  张静:张总我知道您的企业是做菜籽油进口加工方面比较多。您对今年油菜籽的收购、加工以及市场的行情有什么看法?

  张振华:大家好!我叫张振华,关于菜籽、菜籽油我们非常有感情的,我做这个行业几十年了。菜籽行业过去我出席了很多论坛,是市场经济最成熟的一个商品,但是2009年这个文件一出来,就又变成了计划经济。也就是说这个商品下有底,上有顶,所以你看这个商品从刚刚开始推出不活跃,经过我们郑交所的努力和大家业内人士的努力变的特别活跃,今年又不活跃了。今年我们在5月份华东联谊会,我们讲下面有底,上面有顶,9月份和12月份的差价从400多点一直到100点以内。如果大家做套利的话是很舒服的,所以在上涨的时候可以看到它依然上不去。由于从市场变成了计划,它是跟着计划的指挥棒走,刚刚张总讲菜油的市场走势,这个要问我们。他收购价高了价格就上去了,收购价低了价格就下去了。第二还要五问我们中储粮,他们收的多了就好办,少了难办。菜籽的进口是七个口岸进,说这个黑颈病,我们的病不是病,人家的病就是病,所以主产区不让进,这个地方关系到大豆命脉,到这个地方可以进的。我们华东联谊会委托我们,因为我是秘书长,2009年底写了一份一封信给,我们都签了名。过了半年回信了,信使我们非常失望,我大致告诉你们,让你们不寄希望于进口,努力收购不进口菜籽,为国产菜籽的振兴多出贡献。现在大家都在建加工厂,老外在建,中国人也在建,哪一天我们的指挥棒说菜籽可以进口了,我想把华东地区的剩余产能不加工,然后又回过来了,我想我们国家发改委多次讲淘汰剩产能,所以在这里把我的想法和体会给大家分享,谢谢大家!

  郭峰:首先感谢郑交所请我们来参加这个论坛,已经有一两年没有参加过这种关于菜籽和菜油专业的论坛了。刚才听了张总的一些话深有感触,确实菜油品种在过去的交易里面“上有顶、下有底”的,这个话再往深层次讲就是单边玩儿这个品种没有意思,反过来套利的机会非常频繁。郑交所在这方面确实做了很多推广工作,原来我们探讨过这个问题,曾经有两家企业,包括那时候的企业遇到了菜籽油交割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基本上解决了,交割也非常顺畅。关于进口菜籽这方面,我说实线年的时候,进口菜籽的确是暴涨,2010年进口产值是7000吨,到今年年底是16000吨左右,确实像张主任说,很多企业都在建厂,但是这种产能过剩不像华东产能过剩,到了2011年这个进口会下降得非常厉害,到了明年我觉得所谓的进口菜籽的暴利时代,就是一吨有800利润的压榨时代就过去,因为产能在提高。我们掌握的最重要在广西和福建地区,增加进口菜籽的压榨能力是非常厉害的。原来我们大概在十年或者八年前,很多做菜籽、菜油市场,就是国内做菜籽的人,它根据菜籽的情况能够了解国内的市场走向,因为那时候国产菜油占国内食用油的比例非常大。但是今天依然只是一个从属产品,我们的资源越来越低,受国外的影响越来越大。现在总体的趋势,我感觉是易涨难跌,首先国内的这块保护价顶着。

  如果看全球油脂市场,刚才很多嘉宾讲了,我们会注意油脂的库存比并没有降到最低点,但是油脂的库存比是近十年来最低的,这是非常值得大家关注的事情。随着食物油价格跌幅不少。再反过来说油脂,我们看到玉米的价格,如果说有希望碰到八块的话,大豆的价格就不可能在十四块钱以下,这种论断是根据美国的产量说的,我的观点就是这三个。第一个进口菜籽压榨的暴利时代结束了,第二个菜籽易涨难跌,第三个是刚才讨论的问题,我忘记了,不好意思,谢谢大家!

  孙舟:刚才张总问我今年的行情怎么样,大家都已经熟悉,我是来自一线工厂。前段时间我看到很多油厂来了,今年做菜籽很困难,为什么呢?一个是张总刚才谈到,做菜籽加工求生存,这几年不管是中粮还是沿海都在建工厂,现在受到了政策的影响。所以说加上国家的政策和调控,临储又在拍卖,所以说非常艰难,从今年整体来看,由于菜籽油无法走出独立,所以受外部的影响比较多。我想应该说今年如果用期货,郑交所和约要做的话有很多机会,因为只要在高位的时候抛它,然后低位的时候收进来,有很多的机会。刚才我们都算了企业的成本,刚才有嘉宾谈到,比如说我们的油大概多少钱等等,实际上如果你利用了期货市场,我觉得成本就下来了。如果单独的,刚才也听了左处长的报告,如果像以前的抢菜籽,现在来看有了《菜籽油合约》以后,我们做了很多东西就简单了。我原来在祥瑞,这几年一直在菜籽油的和约上操作,虽然很难,但是如果利用了《菜籽油合约》的话,应该说会不太难的。刚才已经说了,从这个月以后我是比较看好的。

  刘贤武:谢谢郑交所给我这个机会和大家交流,我面对的都是重资投的企业,所以我整个目前的现状和油菜籽企业的状况是一样的,我是上有压力下有压力,在夹缝中求生存。目前虽然油菜籽的产业供应不足,产能过剩,限制进口。农业部的部长宣传中国政府开放了油菜籽的进口,但是这个消息还没有得到政府官方的认可。我想在一个新的市场上,目前通货膨胀的压力是巨大的,措施是非常严厉的,中国政府会不会放开菜籽油的进口,因为通过这几年限制菜籽油进口之后,其它的附加产品出现了历史增长的态势,所以我认为政府有可能会逐步的慢慢放开油菜籽的进口。而且整个菜籽产业的后市有可能受到整个外围环境的影响,它在短期之内应该是下降,这是我个人的观点,谢谢!

  张静:各位老总都谈了对今年市场形势的看法,这里面都提到了国家的政策,谈了各自的观点,这是我们今天第一轮的问题,就是市场行情和国家政策。第二个问题就是关于菜籽油产业的现状,以及将来发展的形势,刚才也有老总提到过。近几年我感觉菜籽油的压榨行业出现了很多新的情况,菜籽油产业的格局正在发生变化,对于产业发展变化和今后发展的趋势应该如何应对,我们就请中储粮的周总谈谈。刚才的第一轮问题没有问周总,我知道周总作为国家中储粮的企业不好说行情,但是对产业的发展请你说一下观点。

  周鹤:首先感谢郑交所给我这个和大家交流的机会,刚才张总给我出了一个题。我干脆说说自己的想法吧。菜籽这个企业我本身是学油的,我接触了很长时间,一直在从事这个职业。目前我在中储粮油脂公司负责菜籽油、葵花油板块的负责人。目前油脂公司现在还有两个板块,一个是进口大豆、进口豆油,还有一个是国产大豆,一个是三个业务板块,我是负责菜籽油和葵花油的,也希望和大家多多联系,以后有这方面的事情和我联系。

  第二个我想谈谈自己的看法,主要是目前菜籽加工企业是三种模式、三种方式:外资企业、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大家都清楚,因为他们在整体的运作、资金、经营理念各方面有很大的优势,包括技术、管理模式,目前来说应该是处于强势地位。刚才曹智处长说我们国家加工企业平均的开工率是3.8%,但是外资企业开工率很高,其它企业开工率就更低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是什么,就是刚才曹处长说的产能过剩。其实菜籽油的产能过剩非常非常严重,现在不明显,这个矛盾被国家的政策掩盖了。如果没有推出政策,现在应该血拼的很厉害,我告诉大家这个产能过剩是很严重的。还有一个民营企业,它比较灵活,转制比较快。

  我今天想重点说的是国有企业像中粮、中发是什么关系,我们中粮每年有几十万吨的油熔化,我急需产业支持我,但是现在都知道,我一个工厂都没有,这个原因很多,也不想一一说的。但是我自己有一个想法。因为我们这些国有企业老板是一个人,其实目的、方向都是一致的,只是重点不一样,我是这么理解的。

  现在这一两年中粮发展的很快,在菜籽油这方面大家可能都知道,他们很快,我们是没有什么动作,但是我有一个什么想法呢,我们现在和中发在日照已经开始合作了,在天津也合作了。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粮风(谐音)公司,我们过去就合作过,而且这几年我们也在不断的合作,我想这种合作,尤其是和中粮的关系肯定会越来越密切,所以我这个产业链不全也不着急,反正我们还有一些国有的大型企业兄弟单位,这一点我是这么想的。

  我想和大家说的什么意思呢?今后由于产能过剩,竞争很激烈,但是我们这些国有的大型企业肯定是战略合作伙伴。谢谢大家!

  张静:面对产业格局的变化,不同的企业有不同策略,刚才周总也谈到了。也请中方的郭总监谈谈。

  郭峰:谈到产业的融合,企业之间的合作问题,我虽然工作年限不长。但是我在这个粮油市场里面刚好经过了这个周期,我最早是在一家上市的民企公司,后来去了来宝,现在又进入了中发,在这三种企业里面是完全的三种文化,完全的三种经历。

  面对我们现在菜油市场、菜籽市场,我们粮油行业已经变成了机会主义交易。我可能没有那么高的产业高度,看不到宏观的大问题,我就从我从业的经历和打工者的态度来讲,确实粮油企业慢慢的变成了一种机会主义交易,就是我不知道明年的钱怎么挣,甚至不知道明天的钱怎么挣,但是我有一个信心,那就是明天和明年一定有办法挣到钱,这么讲可能有点抽象。就说今天早上的例子,国家200万吨的菜油,已经开消化干净了,今年菜籽肯定产量不大,现在不抢不抢,收割都进入了尾声了,各家都有十几万的量。

  尤其是我们菜籽产业,大家会发现在十年前,大豆产业的集中化程度大概在30%到35%,到了今年已经到了将近70%,也就是70%的实际压榨产量是在企业化的。但是菜籽产业没有,一方面和菜籽产业的属性有关系,大部分都是民营之企业,像刚才说的,400家的企业里面国有企业不大50家。而民营企业大多数都在500吨左右,这种产业整合的速度和力度很慢,就是你收购10家企业没有感到有多大好处,没有多大成本的降低。只能是机会主义交易,像今年的行情尽管买没有问题,我相信刚才孙总说的意思也是,就是趁着今年的行情多投,或者是仅看着你那块加工是挣不到钱的,产业低的情况下你发挥不了优势,你只能是机会主义,我相信从2009年开始,很多的菜籽加工厂已经开始在港口做豆油贸易了,甚至有些人已经开始做粮食贸易。还有很多人去搞房地产了,这都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这没有错,产能过剩不是我们任何一个人的过错,就是社会形成的结果。但是我们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过程很痛苦,怎么样在明天有钱挣,有饭吃,这是值得大家思考的问题,谢谢大家!

  孙舟:刚才张总提问,我也在思考,大豆是从沿海顺着沿江而上,现在菜籽企业走出去了,走到沿海去了,很奇怪的一个现象。就是大的加工厂在里面走,菜籽工厂往沿海走,这是新的变化。刚才刘总都谈到这个问题了。第二个问题就是从产区逐渐走到了物流比较便利的区域,像我们现在的工厂都在沿海边。第二个变化是产业链更加长了,大型企业在进入菜籽这个行业,把产品线做的更长。通过拍卖我们可以看出来,很多企业没有拍卖资格,他是油厂,但没有精炼厂。

  周总刚才刚得很好,如果2008年没有国家的脱市,2008年也要感谢郑交所,就是利用期货套保,从2008年底到今年,一直在脱市,我觉得对行业怎么说呢,有利有弊。

  第二个问题是产业的发展,实际上我认为2008年以后整个市场进入了快速整合期,由于托市使得这种现象不这么明显。导致了很多压榨企业奄奄一息,实际上粮油这个行业是粗加工行业,没有技术含量,是靠规模取胜的,所以最后肯定会形成集团化,全方位的竞争。做菜籽也好,大豆也好,这两种作物都会成为战略性的物资,如同我们土地一样,它是可再生的。所以我们中国建了这么多的加工厂,现在在沿海建菜籽加工厂,实际上这几年对加拿大的影响是很大的。很多企业在那边加工,因为我们政策的影响。比如刚才张总谈的进口菜籽不能到主产区,因为我在我们公司负责全面的菜粕销售,我特别希望增加菜粕这个品种,现在菜粕非常困难,你说进口菜籽、进口菜粕,菜粕又禁止进口了,所以我觉得菜籽行业问题蛮多的。如果有可能的话,包括曹处长可以在更高的高度上,更全面的看待这个问题。

  张振华:菜籽我们做的比较早,而且曾经做的比较辉煌。实际上菜籽这个品种我想从战略和战术两个方面讲,战略上我们也在做工作,向国务院,向有关部位反应,这个政策不符合现在潮流的自由市场经济,也不符合我们进口补充国内生产的不足。随着我们交易所品种的增加,不光菜籽、菜油、菜粕,如果限制的话,这个产品、品种就会越来越狭窄。

  大家看到超市里面的菜油越来越少,实际上我们中国人的压榨方法最好是菜油,我家里吃的都是菜油。行业要发展,你不打破瓶颈,这个行业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刚才说菜籽是从外到内,如果不进行疏导的话,又会走大豆产业链的老路,我们讲大豆,要么国家你放的开一点,要么管的死一点,不要遮遮掩掩,开一点又关起来。比如我们大豆ABCD进来了,四个老虎进来了把门一关,你关门了我们不着急,四只羊一人吃一只。如果你是八只老虎的话他们就要斗一斗,就要竞争。

  垄断的力量很大的,大家都知道中石油垄断了价格是他们说了算,如果油让金龙鱼福临门垄断了,我敢肯定我们现在吃的是高价油。我们讲到菜油的行业走势,不得不讲大豆的情况,大豆已经到了这个程度,我们菜籽不能再走这个老路了,所以我觉得国家从战略角度来说,应该把菜籽放开,这么小的品种又不是很大。

  第二、随着行业的发展,刚才讲了有些东西有利有弊,出去说管的严,因为中储粮收购以后套保的机会越来越多。今年做菜油的人比大豆都赚的多,利润是非常的丰厚。我举两个例子,一个是今年一月和五月的菜油,价差拉了很大,而且中间不断,非常赚钱,而且是一点风险都没有。你只要做好了资金进去。第二个是九月和一月的套利,刚才我也讲了,最多是到400多点,最小的时候到将近100点之内,我讲的是套保套利是正套,不是反套。还有你可以利用中储粮套保。我们很多大的企业他们从来不愿意这么讲,光靠我们行业协会去和他们讲,有些人不一定能完全明白。像这次菜油掉到了9500多收储,还有人抛出来,我就急,我说你要么抛给我吧,他立马不抛了,说你买那肯定是要涨的。大的企业要收油了大家注意这个问题,前两天他们又在收豆油,大家不要卖了因为要涨了,他们收的时候不会给你们讲的,所以大家要擦亮眼睛。因为他们是老虎,咱们在座的都是羊,所以老虎总要把羊吃掉,那么羊要学会躲避,怎么样让它吃的慢一点,让它吃的不舒服一点,然后我们到政府那边拿一些盔甲防护一下。因为我们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话,产业政策不改变,我相信没有一个人能说他依然能够挺过去。

  张静:今年我们请的嘉宾,国际的外资公司今天主要做了演讲,在圆桌论坛上没有来。我觉得有点遗憾,要是国营、民营、外资一块通常竞技可能会更好一点。咱们刚才讲了,市场、行情、产业发展的趋势,今天的论坛还是期货论坛,所以说讲了现货我们还要把题目转到期货上来,所以我们第三个讨论的问题就是期现货结合管理经验的分享。张总先给大家讲讲!

  张振华:说实在期货真是一个好东西,又是一个坏东西。期货是风险的地方,但是很多人把风险买回来了,他就是单边做。我最近一个观点,就是穷人做单边,富人做双边,可能听起来比较难听,但是实实在在的,大家想一般做期货的,这个穷人是已经有钱了,因为做期货肯定是有钱人,没钱做不了期货。举个例子你一百块钱去套保能赚钱,最后还是去单边做。我跟我驾驶员说了,你不要做别的了,赶紧去做单边,这样可以改变你的命运,可以变成老板。有钱的人经过了原始的积累以后,他是要保值、增值,最起码比股票上涨快一点,所以有钱我建议他做套保。再给大家分享一个例子,2008年的时候,菜油刚刚我们分析了一直涨到的16000,一个朋友到那边打工了,打工了以后他就问我们套保,把人家老板套了,老板本来是单边做的,因为我们菜籽行业基本上都是单边,买进、加工,看着不错了就套保,很少有人先抛后买。苏州有一家油厂先抛,抛到厂没有了,被人家封掉了。他去打工就给老板套保,结果价格一路上涨,期得老板把他炒了,结果价格也是一路下跌,老板说幸亏有你,没有破产。

  套保要有面对老板的概念,老板都是做单边的,你不要教他做套保他有自身的规律,来宝的老板就是做单边的,现在做套保发财了。他就是赌博,博了以后成功了,他就应该去套保,你刚开始什么都没有去套保,这个作为我来说是专门做套保的,觉得没有必要教你做套保。套保有很多种操作的方法,有很多隐身的品种。像我原来涉及银行的品种一样,有很多的隐身,可以用美金、期货等等。实际说套保它也是有很多隐身的,说实在有了套保大家多一分保险,买保险无非就两种,一种要么死的快一点,要么死的慢一点,你买哪种保险,你买的快明天死了就交给你了,你活到120岁就赚了,所以这个套保也是这个概念。就是说活的时间长一点能赚钱,所以菜油套保,我建议菜籽、菜粕在方便的时候,我知道现在你们在墙地盘,抢系列,哪一天到横向的时候把这些产品退了,像大豆一样成为套保的工具,更好的为那些属羊的人服务。

  张静:你们和油脂客户,油脂企业有长期的交流接触,您认为菜籽油上市以来对行业带来了什么变化,谈一下?

  刘贤武:据我了解,菜籽油上市对菜籽油企业提供了一个套保的机会,至少很多的中型以上的企业能有效的规避风险。但是据我了解,因为油菜籽整个产业还有小的企业,对风险的意识相对比较落后,所以哪些中小型的企业在套保上或者规避风险上对期货的利用率不大,所以造成了他们困难,而且在发展过程中他们被兼并的命运,相对来说是不会更改的,但是这种兼并和大豆有所不同。因为大豆主要被外资控制,油菜籽应该是民退国进,因为目前中粮的扩张非常厉害,基本上应该是国进民退,这是我的认识。

  张静:作为长期从事市场交易的专家,对下一段菜籽油企业套保策略有什么建议,这方面请孙总谈一谈。

  孙舟:我觉得大家谈的很好,菜籽油像大家刚才讲的,以前是以民营企业为主,大部分他们做期货的经历比较少,加上菜籽原料相对比较短缺,所以这几年每年都抢,所以就把风险抢回家了。自从推出菜籽油期货后大家应该研究一下。还有完善我们产品(系列),把菜籽和菜粕这两个品种能不能增加,因为很多客户都跑到别的品种里面了。

  第二从原料上来看,菜籽我们只能找到菜籽和大豆之间的比价关系,包括沿海企业不仅加工菜籽还加工棉籽,棉籽怎么套保,我们又流失了,所以第一个建议了增加产品的系列。第二个建议就是把这个做完以后还可以扩大规模,用很多的菜粕、菜籽风险比较短,一般都是在30天、45天,这么短的时间菜籽收上来风险是比较大的。还有是找一些交流库,这样方便油厂,包括我们客户去提油。

  郭峰:这个只能说从实际做的过程中说一点体会,今年我想讲的就是不能死套,1201前期都接触10000了,我们都知道该收菜籽了,为什么还空投? 第二、主要现货和期货的差价,这个和国家的政策是非常相关的。从去年开始菜油已经变成了政策史,所以说你看到市场上流通多少商业的库存,再看看储备来选择套保的途径。

  第三、不排斥进口菜籽和菜油,我也不期望政策会发生有助于我的改变,我只能说顺势而为,市场既然产生了进口菜油的机会,虽然民营企业小一点,但是一样可以做。我相信很多人开始考虑大连的套利了,这也是郑州菜油的另外一个衍生了,这个就是另外一个层面。

  第四、关于横向延伸的问题,菜粕、菜籽交割的事情。菜籽是个比较麻烦的事情,因为大家知道收获的前期后期水份,水杂各方面含量不一样。我的习惯是不套,菜粕我都会不怎么套,因为我感觉第一个它的波动性非常低,第二个你很有可能在北美的季节,因为大豆的涨幅波动性非常强烈造成亏损,无论是多少比例,什么样的比率都会发生你预料不到的事情,比如说北美增产抛出了菜籽或者菜粕,所以这个时候你按照一定的比例豆粕去套菜粕的话风险很大。所以套保听上去是套上才能保全利益,有时候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可以选择不套保,这是我多年的体会。谢谢大家。

  张静:到此我们论坛的主题权利结束了,各位专家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有价值的信息和宝贵的实践经验,也给我们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和意见供我们参考,我们按照一般的论坛,嘉宾们最后都要讲一句话,最后请每个专家讲一句话作为结束语,周总你先来。

  周鹤:还是感谢郑交所给我们这个机会,我非常同意孙总的意见,就是完善菜籽品种的配套,这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这是一个难事,因为要做起标准来很难做,像菜粕这个东西,过去我们学的时候菜粕出来都得去赌,但是现在像湖北很大一片都不做了。而且我们国家的菜籽跟人家加拿大比,我们长江流失本身片就不大,土地流转牵扯到很多问题,运输保险,业界都知道现在有烘干了,但是这么大的水份烘干大家要想清楚。

  孙舟:感谢郑交所,非常吸收大家在菜籽行业里面,就是干这一行的同事们,好好利用郑交所这个平台为自己的企业健康发展,做出更多的参与,谢谢!

  张振华:我还是那句话,大家手伸进口袋里面数数钱,有钱做套保,没钱做单边,祝大家发财。

  刘贤武:我也和过总一样,祝大家挣钱,同时我也感谢郑交所给这么个机会,所以我更愿意利用我们的资源为期货的推广做微薄的力量,谢谢大家!

  张静:谢谢各位嘉宾精采的发言。一天的时间大家都很辛苦了,我们对宏观经济、企业的发展等问题进入了深入的探讨和分析,希望大家能够从今天的论坛当中有所收获,让我们共同努力,推进菜籽油期货市场不断成熟,为菜籽油企业的发展,行业的升级发挥更大的作用,今天的论坛到此结束,谢谢大家的积极参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alfdls您好,欢迎您发表评论!(言论仅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观点)

  和讯期货消息2011年9月5日,“2011郑州农产品(粮油)期货论坛”在郑州举行。本次论坛由郑州商品交易所主办,旨在探索和创新农产品期货服务实体经济的途径和方式,发挥期货市场功能,促进农业产业持续健康发展。中储粮油公司副总经理周鸣、中粮粮油油脂部副总经理孙舟、上海金泰国际粮油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振华、中纺粮油进出口有限公司油脂部经理郭峰、中国粮油商务网总经理刘贤武就菜籽油市场形式、风险管理与产......